關於部落格
「我要成為有用的人!」--全天下沒用的人(?) 《名言集。第三回》
  • 237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神啊!請賜給我一張衛生紙吧!!

這次我們約在北極大學對面那有名的「龜公園」,也是讓我開心的一個原因之一,因為不用過那恐怖的十字路口,可以安安穩穩的閉著眼睛直到天國啊!

  
  約好了下午一點到,我可是不可能這麼乖巧的啊!約好下午一點到,那我就給他提早個一點點的時間,早上六點到!嘿嘿!這段時間我還可以看街角小黃狗撒尿呢!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越接近約好的時間,我的心就跳的越厲害。該死啊!企鵝!你明明已經看過嵐芭的視訊了!也已經對著A片練習好久與她的對話!照理來說應該不會這麼緊張啊!企鵝你真是國家的恥辱!狗屎!豬血湯!
  
  就在龜公園大門等待的時候,我肚子突然有點不對勁,那感覺好像是迪西與小波探頭進你褲襠說你好一樣,又或是有正妹在你面前淫蕩的舔香蕉一樣,簡單來說就是肚子痛啦!而且已經到了快烙賽的地步了!

  嘖!這時候烙還得了!不就等著被嵐芭看笑話嗎?好險我在公園,公園可是什麼都有的地方,廁所當然是必備之一的元素了!廁所就會想到四腳獸,而四腳獸就會想到老漢推車,而老漢推車就會想到一男一女,而一男一女就會想到什麼呢?呵呵……我真的有病啊!土龍快衝出菊花口了我還在玩接龍!

  我立刻五步當一步在走,衝進了離門口最近的廁所。一進廁所後,第一個印象是還滿乾淨的,再來欣慰的是,三間蹲式馬桶都沒人,真是老天有眼啊!我願意拉完屎後,仿效我們中國第一個精神異常的神人-夸父一樣,追隨著太陽啊!

  選了中間那一間後,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解開皮帶、鈕扣、拉鍊,拉下我那高達上萬的「你爸死」牛仔褲,和如同大同電視等級歷史的小褲褲-小歪機,蹲下去的那一刻,我再也不是企鵝了!那一刻我已化身成世界上最骯髒鬼神企鵝男了!衝啊!劈哩啪拉!劈哩啪拉……

  一陣劈哩啪拉後,爽!爽啊!好像整個腸子都清空了一樣!好像連胃都拉出來了一樣!總之整個人輕飄飄的!好自在啊!

  正當我高潮一番後,轉頭正要伸手抽取一旁的衛生紙時,那令人錯愕的畫面讓我整個人被吸乾成殭屍一樣!

  

  捲筒裡沒有衛生紙!


  為什麼?為什麼?我腦中響起了十萬個為什麼!為什麼我沒有帶手帕衛生紙上街的習慣?為什麼捲筒裡會沒有衛生紙?為什麼幼稚園老師要穿紅斑點小褲褲?為什麼隔壁老王總是叫我乖兒子?為什麼你爸不是李嘉成?為什麼你爸是李嘉成你不跟我說!為什麼--!

  呵呵……冷靜的想一想,這一定是整人節目吧!或許某個角落會有隱藏式攝影機吧!是不是要我揮手才會有人破門而入說:「開個玩笑啊!」呢?我揮手了啊!我對著四面八方揮手了啊!我光著屁股像個白痴一樣蹲在馬桶上揮手了啊!怎麼還沒有人出來呢!這一定是整人節目啊!不--!!

  接下來的時間我一直在想著許多的可能性;或許衛生紙就藏在捲筒的深處,或許衛生紙就藏在樂透號碼裡,或許衛生紙就放在G點房間的垃圾桶!

  啊啊啊--!我快瘋了!仔細看捲筒三百回!就是沒有半張衛生紙啊!我該怎麼辦?平常覺得不會遇到的事情!現在竟然被我遇見了!連「精舔一」與「摳難」遇到這種情況都只能汗顏了吧!

  
  就在我慌張的時候,突然聽到腳步聲以極速逼近,那頻率就像是我剛剛的節奏一樣,沒錯!有人要上廁所!而且一定是烙賽!

  「呼!太好了!」那個人發出了抖音,顯然是看到了還有空位興奮的叫聲吧?接著第一間廁所的門被打開,然後「磅」的一聲被關上,接下來就是熟悉的皮帶、鈕扣和劈哩啪拉的聲音。

  幾秒後,我發現他好像拉完了,這才有時間問他說:「不好意思,隔壁的,你有帶衛生紙嗎?或是你那間有衛生紙呢?」

  「疑--!!」我才剛問完隔壁就發出了像是被當場閹割的娘們兒慘叫聲,這慘叫聲透露著些許不安的氣息……

  
  「為什麼我沒有帶手帕衛生紙上街的習慣?為什麼捲筒裡會沒有衛生紙?為什麼幼稚園老師要穿紅斑點小褲褲?為什麼隔壁老王總是叫我乖兒子?為什麼你爸不是李嘉成?為什麼你爸是李嘉成你不跟我說!為什麼--!」你是鸚鵡嗎?幹嘛把我剛剛講的又重說一遍啊!我們幼稚園該不會是同一班的吧!傻眼!

  「疑?隔壁有人?太好了!你有衛生紙嗎?」這傢伙果真沒有衛生紙啊!那不就如同廢物一樣嗎!

  「抱歉!我才要跟你借而已說!」

  「你沒帶衛生紙?你沒帶衛生紙還敢上街?你還是人嗎你!」那你不就是畜生了!

  「你自己也沒帶啊!狗屎!」

  「我堂堂一個『忠初』大學的全校第一名資優生-貞吃汗!怎麼會帶那種軟趴趴的東西呢!那會讓我英文考零分的啊!」帶衛生紙英文就會考零分?那你根本就是白痴嘛!

  「原來你也是忠初大學的喔,你就是那個四眼七分頭男吧?」聽我這麼一說,貞吃汗突然慘叫一聲,問:「『也』?難道你也是忠初大學的?你全校第幾名?沒衛生紙也是你設計的吧?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毒毒毒毒喔!」

  「你有病喔!」運氣有夠差!怎麼會讓我遇上這種事情呢?看著手錶,離一點還有半個小時,如果這半個小時沒有擦乾淨屁股,那我就會遲到!就會給嵐芭一個不好的印象啊!該怎麼辦呢企鵝!企鵝啊--!!

「你仔細看捲筒有沒有卡一兩張衛生紙或衛生紙的屑屑也行啦!」

  「沒有!沒有!我把捲筒都拆了!還是不見衛生紙的蹤跡啊!」四眼七分頭男亂了分寸的回我,隨即我聽到了疑似捲筒被拆爆的聲音。

  啊啊啊-!煩啊!換我開始著急起來!不知是不是錯覺,手錶秒針的聲音突然變大聲,每走一格就越讓我心急,好像在宣判我的死期一樣!

  我開始找尋身上有沒有什麼可以擦屁股的東西,除了衣物以外,就沒有其餘可以拿來擦屁股的多餘東西。我也試著找過垃圾桶裡有沒有還未被污染的衛生紙,卻發現垃圾桶乾淨的可以拿來當茶杯來使用了!

  本想用發票將就點,但偏偏連發票這種垂手可得的東西都沒有!翻了翻自己的皮夾,shit man!man!man!整個皮夾只有一張小朋友和身分證!小朋友是等等要約會的總財產,花不得!也不可能在我身分證上的大頭照染上米田共吧!

  我光著屁股蹲著思考的心得是,根本就沒有可以比擬衛生紙的物品來擦屁股。所以我決定跟旁邊那低能兒討論看看該怎麼辦,或許他會有多帶一條內褲或衛生棉也說不一定?

  「喂!四眼七分頭男!」

  「隔壁的你說什麼!是第一名!第一名!」貞吃汗重複了兩次,語氣非常的亢奮,但是這種情況誰管他第幾名啊!

  我語氣稍微婉轉的問:「你有沒有多餘的東西可以擦屁股啊?」

  「沒有!」貞吃汗兇巴巴的回我。

  「不用這麼兇吧?」

  「你不會懂啦!我現在可是在趕時間啊!如果補習遲到怎麼辦?怎麼辦?你賠給我啊!」我賠你什麼鬼啦!

  「我說啊……虧你還是第一名,現在應該要設法冷靜才對吧?我也有急事啊,你想想,我們兩個都沒衛生紙,要是這時候還不合作,那根本就別想走出這廁所了啊,你說對吧?」我試圖安撫他的情緒,但實際上是要利用他這笨蛋!

  聽完我這番話,貞吃汗沉默了幾秒,咳了兩聲後,語氣緩和的回我:「對不起,剛剛我失態了,因為一時間慌了,所以才會讓你看到我全校第一名的醜態,請你不要跟其他同學說喔,拜託了。」

  沒想到這傢伙還滿注重形象的嘛,算了,總之能夠冷靜下來是最好的了。我接著問:「四眼七分頭男,你那裡真的沒有什麼可以拿來擦屁股的東西嗎?翻一翻垃圾桶看看,看有沒有還算乾淨的衛生紙,或是你身上有帶厚紙版或面膜都行……」


  「幹!我說過叫我第一名你是聾了喔!我堂堂『忠初大學全校第一名』!怎麼可能會帶面膜或厚紙版啊!你現在是汙辱我還是取笑我?啊啊?啊啊!說啊你!」這傢伙開始用拳頭猛敲我倆隔間的木板!幹嘛這麼激動啊!

  「好啦好啦!忠初大學全校第一名!你那裡有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擦屁股啊?」

  「嗯……剛剛小弟我看過了,除了衣物以外,真的沒有多餘的東西可以拿來使用了。垃圾桶裡面全部都是保險套,我剛剛摸了一下,全都黏搭搭的還帶有腥味,那萬萬不得拿來擦屁股啊,萬一染病怎辦呢?」一聽到全校第一名以後!變的也太快了吧!還自稱小弟勒!還有保險套就不用確認了吧!髒死了!

  糟糕了,貞吃汗也沒有東西可以擦屁股,難道我倆就要被關在這種狹小又發臭的空間嗎?啊啊啊啊!嵐芭啊!我的嵐芭啊--!


  「啊啊啊啊--!!」突然隔壁的貞吃汗像是發羊癲瘋一樣的鬼吼鬼叫!還用拳頭亂敲亂打!還用著哭腔喊著:「我要遲到了!放我出去好不好!英文啊!國文啊!」

  我頓時嚇到了!又噴出了屎尿!怎麼全校第一名壓力有這麼大啊?遇到這種事情根本就跟瘋子沒兩樣!

  
  接下來的五分鐘,我倆陷入沉默。我不停的用腳打節拍,雖然想冷靜下來,但秒針的聲音卻越來越大聲!而且它的規律節奏,竟然讓我產生了幻聽!頭腦裡開始出現了一堆小孩子的嘻鬧聲,不斷嘲笑我屁股臭臭!

  我再次檢視身上的東西,還是找不到可以擦屁股的神兵利器。本來想說用褲子或衣服擦,但我衣服和褲子偏偏是最帥氣最貴的一套,要我擦在身上再若無其事的跟嵐芭見面……做不到!

  
  隔壁的貞吃汗完全沒有任何動靜,他該不會因為沒衛生紙所以上吊自盡了吧?嚇的我趕緊大聲問:「喂!四眼……第一名!你還活著吧?」

  「嗯。」結果他回答的異常冷靜,這讓我又好奇的接著問:「那你在幹嘛啊?」

  「我用紅筆在門上寫遺書,主要是寫給我家那隻笨狗妞妞看的……」寫什麼遺書啊!而且通常不是都寫給親朋好友看的嗎!寫給狗看幹嘛啊!


  再這樣下去貞吃汗可能真的會跳進馬桶自殺啊!不行!我得給他點光明的指引燈才行!

  「其實可以用內褲來擦啊,上次我朋友……嗯…就是用內褲來擦的啊,誠心推薦你使用。」

  「狗屁!你朋友哪位啊?該不會就是你本人吧!」

  「這時候已經不是管哪位的時候了吧!你想要活命到補習班,這個方法可以嘗試看看!」

  「可是……可是我…」貞吃汗有點吞吞吐吐的,音量也漸漸小聲。

  「怎麼了啊?用內褲擦是很平常的事情啊!在我們那出生的,每一個都馬用內褲擦屁股!」我說完都覺得好笑!本來只想說些話讓貞吃汗別往自盡的念頭去想,結果搞到現在我變成想要捉弄他了!顆顆顆!

  「那你怎麼不用內褲擦啊?」

  「如果是平常我當然願意啊!但是今天穿的是我網拍標到的紀念性內褲!這條內褲保持原味再拿去賣,還可以賣到很高的價錢呢!所以不能毀損啊!」

  「嗯……」雖然是紀念性內褲沒錯,但最主要重點是我的牛仔褲靠近拉鍊處有人工破壞的大洞,如果我不穿內褲的話,我的非洲巨蟒就被看的一清二楚啦!

  「怎樣?考慮清楚了嗎?」

  「可是我……其實…第一名是都不穿內褲的,不管什麼學校都一樣……」聽你唬濫狗!自己不穿內褲還要其他學校的第一名跟你一起背上污名!根本就狗屎嘛這個爛人!

  這時突然響起腳步聲,而且還是兩個人的腳步聲,我跟貞吃汗靜靜聆聽,心中燃起了希望!接著隔著門響起了小小的聲音。

  「唉唷……真的要在廁所嗎?」

  「沒關係啦!噓!小聲一點!裡面好像有人!」我本來想大喊的,但是聽到聲音裡頭有著女生的聲音,立刻讓我打消了念頭。




  「四腳獸!」


  此刻的我想到的是,我大中華所流傳的偉大神獸!我突然想要靜靜的等待這一男一女等會兒會做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隔壁的貞吃汗也沒有大喊救命,想必也是期待等等會發生的事情吧!

「走啦!一下子就好了!」男生故意壓低音量,雖然隔著門聲音變的稍小,但只要仔細聽,還是躲不過我已豎起的耳朵!這時我早已忘記了屁股還沒擦這件事情,千里巧遇神獸,再怎麼樣都要仔細聽一下!

  「不要亂摸啦!大色狼!」喔喔喔喔!聽到女生輕柔的聲音!我差點就翹了!

  「等等妳不要叫喔!前兩間好像有人耶!」

  「還是不要做了啦!被人聽到怎麼辦?」你們的聲音早就傳遍整個東南亞啦!

  「沒關係啦!這兩間只是拉屎!很快就會走的!走吧!」你錯了小朋友!沒衛生紙我們根本走不了!只能被迫見識你的陰莖……不是啦!是英姿!嘿嘿!


  接著狗男女的腳步聲接近了第三間廁所,稍微遲疑了一下後,才聽到了門打開和關上的聲音。貞吃汗的完完全全的隱藏住自己的動靜,但還是可以稍稍聽見細微的急促呼吸聲,他一定非常的興奮!


  「不行啦!那裡……啊啊……那裡…對……」喔喔喔!這麼快!女生叫的聲音真是有夠淫蕩的啦!

  「寶貝妳的腳指頭間的細縫區摳起來真爽啊!真舒服!」這男的有病喔!這麼多地方可以摸幹嘛去摳腳指頭啊!還有那女的在那裡對什麼啊!也太敏感了吧!

  接下來聽到了淫言淫語與衣服間摩擦的聲音,男生突然的開口:「先幫我服務一下吧!」

  「不要!你那個都超臭的!好像屎和尿混雜的生命體一樣!」

  「噗!」完了!我怎麼覺得超好笑的!我差點就噴口水大笑了!狗男女似乎聽到我的聲音,立刻靜下來幾秒,該不會這樣就不做了吧?可惡!不行啊!你們要給我做下去啊!

  突然貞吃汗那間傳來的沖水的聲音,然後他還故意把門打開在大力的關上。這傢伙幹的真好!故意弄出這些聲音,好讓狗男女以為有人走了,還有可能會打消要離開的念頭。這一手心裡戰用的真是厲害啊!

  接著狗男女果然沒走,那男的趁沖水聲音大,特意提高音量說:「妳快點啦!叫妳吹就吹!快點!」

  「不要啦!」接著在沖水聲還沒結束的這段期間,我聽到的聲音彷彿是兩個人在拉扯的畫面。男生不停的把女生的頭往下面壓,女生奮力的抵抗,那一來一往的動作活靈活現的浮現在我腦中,想起來真刺激啊!

  「喔!」男生突然慘叫,沒幾秒又說:「妳幹嘛啦!」

  這時沖水聲也差不多到尾聲了,女生的音量立刻放輕,說:「誰叫你要這樣!」

  「妳也不要推我啊!直接把我推到馬桶裡是怎樣!」噗!這男的是白痴嗎!

  「小聲一點啦!你又沒有怎麼樣!幹嘛兇啊!」

  「我整隻手都插進馬桶了還沒有怎麼樣!保險套掉進去了啦!」我立刻拉下沖水的繩子,然後比照貞吃汗的開門和關門,接著立刻放聲狂笑!哈哈哈哈!!笑的太激烈害我又噴出了屎水啊!

  沖水聲響徹雲霄,隱約還聽見貞吃汗邊笑邊說:「那男的在搞笑嗎!」

  
  接著沖水聲終於沒了,狗男女以為我跟真吃汗走了,音量也不再壓抑了。首先是男的先說:「馬的!這樣怎麼做啦!」

  「就說不要在廁所做啊!我要出去了!」

  「我都還沒爽妳就要走了!妳以為妳走的了嗎!」

  「啊啊!你幹什麼啦!」接著那男的動作似乎變粗魯了,我不斷聽到女生著急的叫他放開她的手,然後還有撞到隔間木板的聲音。真的越來越刺激了!

  就在打鬧聲越來越激烈以達到高潮的同時,男的開始加進了些髒話,呼吸越來越急促,接著突然大聲慘叫:「啊啊啊啊啊-!」

  從這慘叫聲聽來,那男生已經豁出去了!接下來那女生可能會發出救命聲或淫蕩語也說不一定?刺激刺激了!


  沒想到,男生的喘息聲從急促到緩慢,一時間全場鴉雀無聲,我跟貞吃汗都還搞不太懂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過了快一分鐘左右,女生語帶疑惑的應了一聲:「嗯?」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啊?我好想知道喔!貞吃汗也一頭霧水吧?可惡!究竟現在是什麼狀況?

  
  「心疼我了嗎?怎麼突然放開我了?」女生一問,我們才曉得原來男生沒有抓住女生,可是剛剛不是正要前進黑森林嗎?怎麼現在……


  沒多久,男生有點心虛的回答了:「剛剛……拉扯間碰到妳胸部時…一時間太舒服了就……射出來了……」

  「所以說?」

  「射在內褲上了……」

  

  「哈哈哈哈!!」喔!shit!貞吃汗突然發瘋般的狂笑!還不停的敲著隔間木板說:「那男的原來是個快槍俠嘛!哈哈哈!喂喂!隔壁的!很好笑對吧!哈哈哈!!」

  「隔壁怎麼有人?」狗男女非常驚訝,接著發出了一些零碎的衣物聲,顯然是在整理衣物。然後立刻打開門,用跑的衝出了廁所。這時我驚感不對,立刻大聲的詢問:「先別走啊!你們有沒有帶衛生紙-」

  高跟鞋的聲音越來越遠,狗男女逃離了廁所,我們的希望又……

  
  「喂!四眼G8頭!你幹嘛笑出來啊!」

  「什麼?我怎麼一下進化成G8頭了?不要給人亂升等級好嗎!」重點不是這個吧!這低能根本搞不清楚事情的嚴重性!

  「你想看看!他們身上一定會有衛生紙的啊!做這種事情一定會帶衛生紙的嘛!真的被你那顆腦殘的G8頭搞砸了!」

  「要不然你是想怎樣嘛!有種單挑啊!」貞吃汗激動的大叫!完全失控了!

  「來啊!過來啊!」

  「你過來我這裡啊!」

  「死G8有種就過來啊!」

  「是你先過來吧!」

  「你過的來就來啊!」

  「好啊!我過去你也要過來啊!」

  「好啊!」

  「要過去了喔!」

  「我也要去了喔!」

  「我已經要過去了喔!」

  「怎麼!你還沒要過來啊?」


  我跟貞吃汗就在那裡過來過去快五分鐘,結果還是沒有一個下文,氣的我們兩個暫時停戰,又陷入了一片沉默。


  一直蹲著腳都麻了,想伸直腳來舒展一下筋骨也很困難,我怎麼會這麼狼狽啊?嵐芭是我好不容易在網路上遇到的真命天女,我倆一見就合,非常談的來。可是今天卻要被衛生紙給毀了這可貴的愛情啊……


  沉默了一下子,貞吃汗突然緩緩開口:「我的……便便凝固了……」

  「嗯……」

  「那感覺好噁心啊……」

  「嗯……」我只能應著他的話,我知道他說的那種感覺,因為我的屎也凝固了……

  「它就凝固在……菊花口那裡…為什麼……為什麼…」貞吃汗說完,終於忍不住哀傷,哭了出來。

  「別再說了……想想別的事情轉移注意力吧……」

  
  我看了一下手錶,已經快一點了,難道就真的要這樣放棄了嗎?

  我閉上眼睛,難過的無法自我,我好想跟貞吃汗一樣像個娘兒們般痛哭,但我卻哭不出來!為什麼我哭不出來?難道我還沒放棄?是什麼原因讓我無法放棄呢?

  腦中突然閃過了幾秒嵐芭的笑容,我頓時領悟了!對!是嵐芭!是嵐芭讓我面對這樣的窘境時!依然無法放棄!我一定要擦乾淨屁股活著去見嵐芭!


  雙手打了兩下臉頰,我振作了!一定有什麼東西可以拿來擦屁股的!在這狹小又臭到內褲都破的地方,一定有那種可以扭轉乾坤的東西!

  我又重新檢視了全身,把可能可以拿來擦屁股的東西都試著跟貞吃汗討論。

  「對了!襪子!喂喂!第一名!可以用襪子啊!襪子有兩隻!還可以正反重複擦好幾遍呢!」

  貞吃汗帶著哭腔回我:「我穿涼鞋……沒穿襪子啊……」

  「我也沒穿說……」可是我依然沒有放棄!我繼續問:「你有穿內衣嗎?損失一件內衣無所謂吧?」

  「平常都有穿……但補英文的時候習慣是不穿的…」你補英文是有什麼創傷嗎!幹嘛唯讀補英文不穿啊!

  「那……只能用手擦了!大不了等等洗手嘛!」

  「你做的到嗎?你真的可以用自己的手挖大便嗎?我跟你說!你用手挖雖然事後洗掉沒錯!但是卡在指甲細縫深處的那些呢?你怎麼摳也摳不出來!還會一天一天的腐爛!一天一天的發臭!你摳的出來嗎?你摳的出來嗎?誰要幫你摳啊!」

  「你起乩喔!你是有幫誰摳過是不是!」聽到貞吃汗如此的激動,我考慮了一下,很快就得到了一個結論,我做不到……


  「或者是屁股磨在地上!把屎給磨掉?對了對了!可以用沖水的水來洗屁股啊!我怎麼都沒想到呢!」我立刻去拉沖水的繩子,正要把屁股塞進馬桶洗的時候,貞吃汗緩緩開口道:「我剛剛有試過了……結果洗的一踏糊塗……洗到便便的面積都擴散到蛋蛋附近了……」

  喔!該死!聽完貞吃汗這樣說我立刻把屁股提上來!原來貞吃汗剛剛有嘗試過這麼恐怖的事情喔!

  怎麼會這樣?一點辦法都沒有嗎?怎麼會這樣-!

  
  突然我口袋震動,接著響起周杰偷的「青花瓷」鈴聲,我動作不協調的從口袋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是嵐芭!再看一下手錶,已經一點十分了!讓嵐芭等我真的是罪該萬死啊我!

  我慌忙的接起電話,電話另一頭響起了甜美的聲音:「喂?企鵝嗎?」

  「嵐芭!那個……對不起!我有點事情,可能會晚一點到。我怕妳會等太久,還是我們改天再見面好了?」

  「可是,好不容易我們都有時間……我還是在約定的地方等你,你慢慢來就行了,好嗎?」

  「嵐芭……」一時間我快哭出來了!嵐芭的溫柔!整個包附著我的龜頭……啊不是!包附著我的心頭!我感覺我的心一陣激動,我好想大喊:「嵐芭我愛妳!」

  「嗯?怎麼了嗎?」

  「沒、沒事!謝謝妳!嵐芭!我一定會活著去見妳的!」

  「呵呵,在說什麼啊,過來的路上要小心喔,我會等你來的,掰掰。」

  「嗯!掰掰!」嵐芭掛電話後,我不自覺的偷笑了起來,我們兩個就好像剛交往的情侶一樣,好棒的甜蜜滋味啊!


  但是……回到超現實面,我的屁股還是臭的啊……


  貞吃汗咳了一聲,開口問:「剛剛……那個是你……那個打來的嗎?」

  「那個那個的!什麼東西啦!話也不會說清楚!虧你還是第一名勒!」

  「我是問!剛剛那個是你的那個嗎?」你到底在說哪國的母語啦!我怎麼都聽不懂!

  「你是問,是不是我女朋友喔?不是啦,是我一個網友而已。」

  貞吃汗振作了一下,急忙的說:「你可以叫你的網友拿衛生紙過來啊!」

  「她是女的耶,就算拿過來我們要怎麼出去拿啊?難道你已經克服便便的恐懼,能夠站起來做個頂天立地的好男兒嗎?」

  「唔……再怎麼樣都要試試吧!」

  「等你能夠不管菊花口的屎然後站起來,我再考慮叫她拿衛生紙過來吧!」千萬不要啊!我實在不想要讓嵐芭看到我這麼丟臉!

  「好!我試試!地球上的花花草草啊!人類啊!畜生啊!痴漢啊!熟女人妻啊!請分給我一點勇氣吧!呀-喝!」貞吃汗白痴白痴的說了幾句話後,奮力的一吼,緊接著發生什麼事情,我也不太清楚。貞吃汗該不會真的站起來了吧?

  我看著隔間木板,靜靜的等著貞吃汗的結果,沒多久,貞吃汗突然大叫:「喔喔!不!喔!」

  接著貞吃汗像是從鬼門關回來一樣,不停的猛喘氣,顯然剛剛閉上了一口好長的氣。我急忙問貞吃汗發生什麼事情,只聽他語帶恐懼的回:「黏黏的!溫溫的!好恐怖的觸感侵蝕我全身!!我的屁屁好像腐爛一樣!感覺有好多的蛆在剛門口附近爬來爬去!尤其是便便附著在整個屁股的那種感覺!讓我腦中想起了前世的種種!原來我前世是個妓女啊!我崩潰了!我徹底崩潰了!」

  貞吃汗又不斷的敲著隔間木板,然後哭的死去活來的,這結果太恐怖了!雖然我也有想過乾脆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站起來走出廁所,但聽到了貞吃汗從鬼門關走回來的心得,著實讓我嚇到了!

  而且……要我提著沾滿屎的屁股當作沒事一樣去見嵐芭……我根本做不到!再這樣下去我們與屎合而為一的話怎麼辦!我不想被屎同化了!


  「我們永遠都走不出去門口了!」貞吃汗像是附和我的心聲一樣,痛哭失聲的大喊,我了解他的吶喊,因為現階段我們真的走不出去門口了!


  等、等等!門口?我怎麼有印象…進來的門口旁邊……好像有一種東西在牆上……那是…那是……


  「衛生紙販賣機!我怎麼都忘了啊!」頭腦的思緒突然變的很清晰!清晰到出現了裸女的影像了!

  「販賣機……對了!絕大部分的廁所一定會有這種東西的!我看看!」貞吃汗打開了廁所的門,像個小孩興奮的大叫:「有!有有!在門口旁邊!還是那種衛生紙與衛生棉同台演出的販賣機!」

  「有嗎?」我趕緊也把門打開一點點的空隙,果然有!這次真的讓我看到了一絲絲暑光!暑光online!


  現在……問題來了,誰要去投衛生紙啊?這問題頓時讓我苦惱起來了,貞吃汗這白痴會甘心去犧牲奉獻嗎?

  我把門關上,問貞吃汗:「現在……怎辦?」

  「什麼怎辦?趕快投個衛生紙擦擦屁股走人了啊!」

  「我問的是,誰要去投啊?」

  「疑?不是你去嗎?」這傢伙怎麼回答的這麼自然啊!我當然立刻回嘴:「我哪時說過是我去投啊?」

  貞吃汗發出了怪怪的沉吟聲,好像正在苦惱一樣。要怎麼樣才能讓彼此甘心去投呢?我也思考了一下,不經意的提出最老梗的方法:「要不然來猜拳吧!」

  「怎麼猜啊?」

  「隔間木板底下不是有個小空隙嗎?你把手伸過來,我把手伸過去,這樣就能猜了啊。」

  「好!一拳定勝負喔!」決定了以後,我光著屁股鴨子走路靠近到木板,然後從底下空隙伸出右手去隔壁間,然後身體傾斜,左手扶著木板,整個人的姿勢就是怪胎!

  不久貞吃汗的手也從我腳旁出現,他的手還在發抖,顯然是因為這奇怪的姿勢導致。我們齊聲喊了剪刀石頭布以後,出了第一拳。

  「剪刀!」我斜眼看了一下貞吃汗的手,也是剪刀!我真恨不得把他的手指給踢斷!

  接著我們又出了第二拳,我依然出剪刀,貞吃汗也是剪刀!接著出第三拳-石頭,那低能也是石頭!陸續出了第四拳、第五拳、第六拳……第十二拳,我倆都是平手!媽的!我的腳已經開始在抖了!也越來越火大了!怎麼我好像在跟鏡子猜拳啊!

  「喂!四眼頭!你別故意的好不好!」

  「什、什麼!你連七分這兩個字都省略了!我又進化一個階段變成了四眼頭了嗎!」誰管你什麼頭啊!

  「幹嘛一直跟我猜一樣的拳啊!」

  「你才學我吧!剪刀石頭布!」第十三拳,又是一樣!此時我已經三字經一路罵到北京了!

  「別再學了好不好!我大腿已經快麻痺了!」

  「在第七拳的時候我大腿就抽筋了!拜託你行行好!出個不一樣的好不好!」痛死了!貞吃汗一路抽筋抽到第十三拳!這忍耐力非凡人所及啊!

  「我就不信邪!剪刀石頭布!」我出了布的同時,貞吃汗也大喊:「布啊!」

  結果兩個人又出一樣的!我已經快抓狂啦!啊啊啊啊-!

  「啊啊啊!!我去!我去算了!啊啊啊!」突然貞吃汗用頭猛撞木板,嚇的我立刻鴨子走路倒退,差一點還踩進馬桶裡!貞吃汗比我更抓狂!說是神經病也不為過啊!

  貞吃汗打開門,叫了一聲後就衝了出去。我也把門打開了一些些,立刻看到了戴著黑框眼鏡、留著標準七分頭、光著屁股鴨子走路的白痴,一步一步的緩慢前進到衛生紙販賣機,那模樣真的有夠驢的!

  接著貞吃汗開始加速,已驚人的速度衝向衛生紙販賣機。就好像拖離隊伍的醜小鴨,拼命的搖著屁股往前跟上隊伍一樣的搞笑!

  就在貞吃汗拼了老命快到的時候,突然外面傳來了嘻鬧聲,推測可能有兩個人到三個人左右。如果貞吃汗此刻被看到的話,不就笑死了嗎?可是我卻滿心期待他被看到的那一幕!我是不是變態啊?

  「糟糕!有人!」貞吃汗停止了腳步,轉身後用著異常畸形的鴨子走路,快步的衝回自己的「窩」,那慌張的神情加上搞笑的動作,我真的笑到快七孔流血啦!哈哈!

  貞吃汗回窩後立刻把門關上,邊喘氣調整自己的呼吸,邊對我說:「呼……等這群人一走……衛生紙就到手了!」

  這時我卻有不一樣的想法,我立刻提出建議:「等等問他們有沒有衛生紙或叫他幫我們投一下衛生紙不就行了?」

  「我不要!竟然有解決辦法了!那就不需要靠別人!只有丟臉而已!這種見不得人的事情就藏在彼此的心中就行了!你也不想低下頭去拜託別人吧?」貞吃汗這麼講也有點道理,得知有了衛生紙販賣機,就不需要讓別人知道我們丟臉的事蹟了吧?

  我跟貞吃汗默默的達成了協議,那就是等待那幾個人離開。沒多久嘻鬧聲越來越近,然後腳步聲進了廁所。

  「哈哈哈!就是那個阿毛啊!你不曉得超好笑的!」鄉民A笑著說。

  「什麼什麼?他怎樣了?」鄉民B問。

  沒多久又有一個聲音響起,我稱他為鄉民C:「你不知道喔?」

  「不知道啊,快點告訴我啦!」鄉民B繼續追問。

  「等等,我們先尿一下吧。」接著靜了一陣子,這中間他們三人發出了很舒服的淫叫聲後,鄉民B開始追問:「快點說啦!」

  「就是啊,阿毛有一次在補習班,他前面不是坐了一個女生嗎?」鄉民A說到一半,鄉民C突然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別說了啦!我快笑死了!」

  鄉民B也跟著笑,但還是不曉得到底在笑什麼,說:「快點講啦!」

  「他前面坐的那個女生啊,就上課上到一半,突然轉過頭跟阿毛說:『你很臭耶!』」鄉民A講完開始狂笑,鄉民B也進入了狀況,放聲大笑,這到底有什麼好笑的啊!這三個白痴不是尿完了嗎!

  「結果那女的還舉手跟老師報告阿毛很臭!老師竟然說:『怪不得這麼臭!原來是你喔阿毛!你給我站起來罰站!』,哈哈哈!笑死我了!」尿完就快點離開啦!


  三個白痴的笑聲慢慢的開始移動,顯然是正打算離開廁所,我鬆了一口氣,這三個真的是……

  「還有還有啊!阿毛他啊……」快點離開好不好!那三個好像又停在門口那裡!繼續談論阿毛!

  
  就在三個白痴講了阿毛的事蹟快五分鐘以後,終於離開了。我真佩服貞吃汗怎麼可以忍的住,因為從剛剛開始他也沒啥動靜,照常理來說他的個性應該會忍不住啊?怪了。

  「喂,第一名,你讓我刮目相看喔,竟然忍的住脾氣,不錯喔。」

  「那三個是我們補習班的翹課三人組……」貞吃汗難過的說著,咳了兩聲後繼續說:「而他們說的阿毛……是我的外號啊……」

  「……別難過啦……反正……唉……臭就臭嘛…」不知為何我突然有點同情貞吃汗,雖然我是很想笑啦……

  我把門推開了一些細縫,賊頭賊腦的東瞧瞧西看看,確定沒人以後馬上跟貞吃汗說:「喂!第一名!可以了!外面已經沒人了!日子都幫你選好了!趁現在快點出去投衛生紙!」

  「反正就臭嘛,就乾脆一輩子活在這臭到不行的廁所就行啦,呵呵,其實也沒什麼嘛,要臭真的很簡單啊,不一定我還能因此拿到十大傑出臭人獎?嘿嘿!貞吃汗你真淫蕩啊!」什麼東西啊!貞吃汗已經開始胡言亂語了!一定是還沒從剛剛被羞辱的陰霾中走出!他現在的心情一定down到谷底了!不行!我一定要說些話鼓勵他!這都是為了我屁股的將來啊!

  「喂!你被人這樣說!難道你都不氣的嗎?」

  「有什麼好氣的?別人都這麼說了,你不要再白費口舌了,活在這裡其實也不錯啊,肚子餓了就拉屎出來吃,想拉屎就拉,然後肚子餓再吃,吃的滿嘴都是屎,滿口都是屎味!哈哈哈!」靠腰!這傢伙已經墮落了!我都快聽不懂他在講什麼了!

  「你不氣也就算了!如果你還是要這樣執迷不悟的話!你還可以補到你最喜歡的英文和國文嗎?」我不曉得在激動什麼,語氣突然加重,可能是怕貞吃汗真的不去投衛生紙吧。貞吃汗聽完我這麼說,突然呻吟了一聲,顯然是有反應了!我繼續再接再厲:「你對的起國文先生和英文小姐嗎!你說啊你!像你這種人應該抓去槍斃才對!!」

  「對……對不起!」貞吃汗嚇的跟我道歉,我如此一番話對貞吃汗果然有反應了!隨即他立刻說包在他身上,接著就聽到了他打開門的聲音,我看到他又光著屁股鴨子走路的身影,而且速度非常快!真的超好笑的!


  貞吃汗一鼓作氣衝到了衛生紙販賣機,他抬頭看了一下,表情非常的複雜。我知道他在想什麼,他一定在想平常與視線同高的衛生紙販賣機,怎麼會像大樹一樣高啊?

  「我……我摸的到嗎?我突然覺得它好高啊!」

  「不要怕!只要站起來就不會覺得它很高了!哪!你看!英文小姐在你心裡幫你加油呢!」我的心裡也非常複雜!因為看到貞吃汗站起來時滿屁股夾雜著屎的那一幕……一定是讓人看的心曠神怡啊!呵呵呵!!我打從心底在淫笑啊!!

  貞吃汗光著屁股蹲在衛生紙販賣機底下,突然滿臉冒出冷汗,身體又不停的在發抖,我想他一定是想到了剛剛站起來的那種恐怖感吧?千萬別說你不敢啊!

  「貞吃汗!上啊!國文先生正在內心深處呼喚你啊!」

  貞吃汗渾身冷顫一下,似乎是覺醒了。突然他大叫:「啊……啊啊!我聽見了!我聽見國文先生在叫我了!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啊!跟你拼啦!!」

  接著貞吃汗拼了老命的站了起來,雖然過程中因為還不太適應屁屁夾住屎而抖了回去,但還是忍著痛苦,拼命的想要站直身體。我看見他整個屁股都冒青筋,我害怕他用力過度夾斷小弟弟怎麼辦!

  「我、我跟你拼了啊!」貞吃汗破音的喊叫,整個人好像被幾十個壯漢玩弄的姑娘一樣,又或是盡情享受男女交歡的AV女優攤在床上一樣,他用盡所有的力氣,這一切都只是想要皇上能夠聽聽妾的一句話啊!此刻的貞吃汗真的太偉大了!他的犧牲讓我感動的流出了男兒淚!

  終於,貞吃汗以褲子卡在膝蓋處、雙腿開開、光著屁股的模樣站直了身體,他那屁股深處夾著的,是人類的恐懼啊!

  「貞吃汗大神!幹的好!快投衛生紙解救我們吧!」貞吃汗不知道是不是沒聽到我說的話還是怎樣,整個人愣在販賣機前面,完全沒有反應。該不會在最重要的關頭時,他受不了刺激休克了吧?喂喂!別鬧了!就只差一點點而已啊!

  我本來要丟垃圾桶過去,看他是不是還活著,但是沒多久他緩緩的轉過頭來,那生硬的動作好像機器人一樣怪異。等到看到貞吃汗白痴的臉孔時,他苦笑著說:「我忘了……我身上沒有銅板只有小朋友啊…」

  「啊!」突然好像一道閃電打在我腦門一樣,我整個人愣住了!仔細想想,我也沒有傳說中的銅板這東西,為什麼老天爺要這樣捉弄人?明明就只差一步了!為什麼!為什麼啊-!

  我惱羞成怒的大罵:「沒有帶銅板你還敢出門喔!你不怕被遊民抓去阿魯巴嗎!」

  「那你有嗎!你有嗎!」

  「我怎麼會有那種東西啊!我只有小朋友而已啊!」接著我繼續說:「算了!你直接用手打爆那台機器好了!」

  「這種事我怎麼-」貞吃汗的話還沒說完,我們就聽到大老遠有人用宏亮的聲音說:「我是說!我快拉出來了啦!」

  我倆立刻意識到,有人要來上廁所了!貞吃汗立刻蹲下去,我看到他的屎都蔓延到屁溝了!有夠噁濫的!接著他又以鴨子走路衝回來,但我突然想到,第三間廁所可能會有衛生紙這件事情,所以我馬上叫住貞吃汗:「第一名!先別衝回你的窩!去第三間看看!不一定會有衛生紙!」

  「第、第三間?好!好!」貞吃汗表情極度驚恐,整個人慌的讓我差點笑場!

  接著外頭的聲音急速逼近,我發覺貞吃汗可能會來不及,所以我趕緊改口:「別去好了!來不及了!你先回你的窩!」

  「喔、好好!」本來貞吃汗已經跑到我前面,聽到我這麼說以後他又立刻掉頭,貞吃汗有夠忙的!超好笑啦!我整個臉都笑成「XD」了!哈哈!

  突然聲音到門口附近時又停止了移動,接著那個人又大罵:「先等等好不好!我上完廁所再打給你!」

  我推斷那個人在講電話,所以貞吃汗應該還有時間衝去第三間看看,我又急忙的叫住貞吃汗:「等等!他還沒有要進來!掉頭掉頭!趁現在快去第三間!」

  「喔!喔喔!好!第三間!」貞吃汗的臉呈現慌張又快哭的樣子,額頭的冷汗大的跟奶油泡芙一樣!再搭配上一拐一拐的鴨子走路……真的笑到我老爸是男的還是女的我都忘了!!


  「好啦!先這樣!掰掰!」糟糕!來不及了!貞吃汗得快點回窩!要不然會被當成變態的!

  「喂喂!七分頭!來不及了!快回去!回去啊!」

  「到底要我怎麼樣嘛!!嗚嗚!嗚!」貞吃汗終於爆發了!他邊喘氣邊哭,一直發出「嘶嘶」的聲音。蹲在我面前,一臉怨恨的瞪著我,我怎麼感到有種罪惡感啊……

  「好、好啦!你先回去你的窩啦!那個人快進來了!」貞吃汗瞪著我的同時,邊倒退鴨子走路,走回第一間,視線始終沒有離開過我……

  接著那個人的腳步聲快速逼近,跑進了門口、貞吃汗和我的前方後,馬上衝進第三間廁所,關上門後立刻聽到劈哩啪拉的聲音。

  在那個人說了好幾聲「爽死了」以後,沖水聲隨即而出,大概是拉完了吧?這時我馬上抓緊時機,先敲了隔間的木板,然後大聲問:「不好意思!隔壁的先生!請問你還有多的衛生紙嗎?」

  「啊?」那個人一開始有點驚訝,不過立刻語帶溫和的回:「你沒有衛生紙啊?我還有一張喔,我從底下的空隙遞給你。」

  太好了!本來只是帶著絕望的心情隨口問問的,沒想到他有啊!我整個心情都興奮了起來,我終於可以出去這鬼地方了!嵐芭啊!我快可以見到妳美麗動人的容貌了!

  「我也要!」貞吃汗突然大聲插嘴,著實又讓那個人嚇了一跳。我忘了還有貞吃汗!可是這種狀況,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啊!

  那個人好像很為難,緩緩道:「啊?你也沒有衛生紙啊?可是……我只剩一張耶…」

  我立刻接著說:「沒關係!你先拿給我!我再跟他平分!」

  「別拿給他!他不會跟我平分的!我很清楚他的為人!我們是從小一起看A片長大的!」誰跟你從小看A片長大啊!看來貞吃汗是害怕我不會把衛生紙分給他!所以才會這樣慌張!

  「那個……」那個人不知所措著。

  「別管他!他讀書讀到腦子都燒壞了!來!把衛生紙交給我就行了!你交給我!我可以保證你能夠平安走出這廁所!」

  「不!別拿給他!他絕對會自己用掉的!」

  「相信我!我不會!我不會!你先拿給我!我可以享你榮華富貴!」

  「不行!」

  「快點!」

  「不!」

  「快!」

  「啊-!」

  「哈哈哈!」疑?怎麼我倆的對話越來越怪啊?


  「煩死啦!我放在這間的捲筒蓋子上!你們自己決定啦!!」那個人大叫了一聲,接著就打開門衝了出去,一去不復返……


  我跟貞吃汗都靜了下來,不知道他在想什麼?衛生紙只有一張,我光擦表面的屎就得用掉半張了,怎麼可能還會分給貞吃汗呢?所以說,這種情況,就是要把自私的心態完完全全的搬出檯面……


  先搶先贏啊!!

  
  接著我二話不說推開了門,準備用鴨子走路到另外一間,沒想到才一推開門,就看到貞吃汗這隻光屁股鴨子已經快晃過我的面前!這死小子頭!原來剛剛這麼安靜!是因為想偷偷摸摸的溜去第三間!可惡!

  「喂!我糙!」我兩腳一蹬,跳了起來,落地後把貞吃汗給壓在地上,貞吃汗不停的掙扎,表情非常猙獰。這一刻起我們已經恩斷義絕了!現在開始是弱肉強食的世界了!

  接著我踩過貞吃汗的屍體,衝向第三間,正要得手的時候,貞吃汗突然抓住我的肩膀,把我整個人往後面拉。蹲著的我受不了那股拉力,硬生生的坐在地上。馬的!我屁股的屎與地板摩擦!面積都擴散了!好噁心啊!

  「我不會讓你得逞的!」貞吃汗露出淫蕩的表情,迅速衝過我的身邊,我哪能讓他如此囂張?立刻伸出腳絆倒他,結果他慘叫一聲,顏面直擊地板,跌的非常難看!屁股都翹了起來了!

  我趁機起身,以最快的鴨子走路步法衝去第三間。到了第三間,推開門一看,果然有一張白白軟軟的東西在捲筒的蓋子上!那不就是傳說中普渡眾生的衛生紙嗎!我就快得到了……

  「不行!」貞吃汗突然抓住我的腳,讓我動彈不得!我回頭看著貞吃汗,再轉頭回來看著衛生紙,衛生紙突然變的好遙遠!明明才幾步的距離!為什麼我伸手卻觸碰不到!為什麼-!!

  「嘿嘿!不能動了吧?你別想給我-」

  「啊搭!!」我另一腳踹向貞吃汗的臉,豈知他還是不放手,我就繼續踹!瞄準他的鼻樑!猛力踹!踹到第五腳以後他終於忍受不了痛楚,哀嚎了一聲後放開了手。我看他滿臉都是血,鼻樑都歪了吧!

  我立刻把握時間,衝向衛生紙的懷抱,就在差點翻進馬桶的狼狽情況下,我拿到了衛生紙了!那柔柔綿綿的觸感!為什麼我以前都感受不到它美好呢?衛生紙啊……衛生紙啊……

  但是!最後決戰開始了!貞吃汗已經像個鬼神一樣擋在門口,他眼神空洞,表情冷血,再沒有任何人類該有的情感。接著他緩緩的拿下眼鏡,放進口袋裡收好,語氣像個機器人般生硬的說:「給我!」

  「我不要!」

  突然他兩手拍著膝蓋,好像在示威一樣的大叫:「我叫你給我我我我我!」

  「我不會乖乖被你得逞的!」

  「你不給我那我只好硬來了!」接著戰鬥一觸即發!貞吃汗朝我衝過來!我腦中只有想著保護好衛生紙!殺出一條血路!

  我們兩個扭打在一起!在第三間廁所翻來翻去的!我與他屁股上的屎沾到了何處!我們已經無暇理會了!貞吃汗不斷的想搶走我手上的衛生紙!我不斷的極力反抗!把他一腳踹開,接著把衛生紙先放進我口袋裡,隨即他的目標從手上轉移到褲子!一下子他把我壓在牆上!一下子我把他壓在馬桶裡!那一來一往的攻擊!比打架還要粗魯!第三間廁所是個戰場!我們是戰場上為了活命的士兵!不擇手段是唯一能夠活下去的法則!

  突然一個激烈的翻滾,我們兩個都翻出了第三間廁所,在暈眩中我根本搞不清楚方向,等到回神過來的時候才發現貞吃汗早已騎在我身上,抓住了我的雙手,狠狠的說:「你到底給不給我!」

  「呸!」我朝他臉吐了口水,他驚了一下,隨即表情更加駭人,說:「你是不肯乖乖就範是不是!」

  「嘿嘿!說什麼我也不會給你的!」

  「那我只好把你-」貞吃汗說到一半,嘴型還呈現最後一個字的樣子,突然間定格了。我也很驚訝,貞吃汗是被石化了嗎?怎麼突然不動啊?

  沒多久貞吃汗保持著臉向我,眼睛轉向一旁的狀態,然後額頭瞬間冒汗,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他如此驚訝?我也緩緩的轉頭過去他視線的地方,卻看到了嚇的我生命縮短50年的畫面……


  門口站了兩個人,露出了感到噁心至極的表情,他們哪時候來的?不會是我跟貞吃汗到第三間廁所的時候來的吧?那剛剛說的那些話,不就……

  完了!我腦中只想著我一生完了!因為我跟貞吃汗的姿態非常難看啊!任誰看到兩個光著屁股的男人騎在一起!都會有偏差的想法出現啊!

  其中一個人低聲說:「快打電話報警……說這裡有變態……」

  「等、等等!不是你想的那樣的!我只是-」

  「啊啊啊!別過來啊!」突然那個人拿著包包猛K貞吃汗!然後另外一個打電話報警的人已經說到了公園這兩個字!完蛋了!我的一世清白!真的毀了!

  
  沒多久附近巡邏的警察立刻持槍衝進廁所,雖然我和貞吃汗不停的解釋,但警察還是二話不說就把我跟貞吃汗銬上手銬,我們兩個連褲子都還沒穿好就被押著走出去!這有人權嗎!人家說警察是人民的保母!是人民的天線寶寶才對吧!走出廁所後,早已圍觀了一大票的人,看著每個人指指點點又驚訝的表情,我好想找個洞鑽進去啊……


  在人群中,我看到了一個女生拿著手機,目瞪口呆的看著我,而我口袋的手機也不停的震動,周杰偷的「青花瓷」鈴聲,不停的響著……不停的響著……


  《真的end!》 

記得喔,好看要按。原文。去回應一下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