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要成為有用的人!」--全天下沒用的人(?) 《名言集。第三回》
  • 237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我是女生,但我有小雞雞 ---{03}(from台灣論壇)

「吳芳宜~」我ㄧ回頭,果然沒錯!就是上次約我出去的劉佳琳。

「如果要約我出去的話,就免了!」我繼續做自己的事,我記取上次的教訓後,

在也不想跟她出去了。

「唉唷!怎麼那麼冷淡?」她嘟著嘴看著我,我上次跟她出去可是吃了多少苦?

這次我絕對抵死不從,絕對不會像上次一樣傻傻的去了!

「可是上次的那個男生約我出去吃飯耶!」她隨手拉了一張椅子坐在我旁邊,

我則是冷漠的不理她。況且想到那個滿腦精蟲的男生也要去,想到這裡我就有

足足一千個可以讓我拒絕的理由了。

但是她卻一直沉默的坐在我旁邊,我只好破壞我的淑女形象,破口大罵說:

「幹!他約妳跟我屁事!!」希望我講這句話說能夠把她趕跑,

沒想到她卻一臉羞紅的對我說:「我自己去會害羞嘛!!況且妳是我的好姐妹,

陪我去也是理所當然的呀!」奇怪?我什麼時候是她的好姐妹?

「好啦!那就下午一點半再附近那家貴族x家見面囉,先走,掰掰~」她開心的向我揮揮手,隨後立即消失在我的面前。

我有一股,被牽著鼻子走的感覺。

- - - - - - - - 
我站在貴族x家的門口。沒想到,我還是來了。

「吳芳宜~妳來啦!!」遠處看到一個人影向我招手,結果那個人影以時速一百公里的速度飛奔過來,原來是劉佳琳~但是她的打扮讓我驚艷不已!!

這我一定要好好的描述一番。

低胸晚禮服?不!比這個更有爆點。

SM連身馬甲?不,沒那麼誇張。

我實在不知該如何形容,是一件銀色的低胸衣服,開叉開到肚臍,然後裡面還

配著銀色的內衣,後面則是露背。

裙子方面就相較之下普通多了,是一件牛仔短裙。長度約膝上十公分。

鞋子就是一雙深褐色漆皮馬靴,整個配起來,實在是有夠辣!!

「怎樣?好不好看?」她在原地轉圈,喔喔!裡面是一件性感的黑色三角褲。

至於樣式部分我不詳細解說,因為我怕觀看此文章的人會失血過多,恕我不描述。

「恩,很清涼。妳不冷嗎?」畢竟現在是冷風颼颼的陰天,連講話都會冒出寒氣,可見實在多冷。

「為了漂亮,多少都要犧牲一下啊!」她對著我微笑,看來她真的是可以為了漂亮

而不擇手段的女生‥‥

- - - - - - - -

第七章(下):

「佳佳~」遠方傳來一陣噁心肉麻的聲音,我轉頭一看,沒錯!就是那個精蟲男。

精蟲男穿著低腰垮褲跟一件簡單的運動外套,右耳還穿三個耳洞,分別掛著金色

的耳環,實在有夠給他娘的!!

「你來啦!!」劉佳琳滿臉通紅的看著他,絲毫不知道那個精蟲男滿臉淫樣的

譙著她那件低胸衣。

「穿的很漂亮嘛~」精蟲男把目光往下移,盯著劉佳琳修長的大腿且猥褻的笑著,劉佳琳耳根子正在發熱,她難道不知道眼前這位精蟲男眼睛在看哪嗎?

我此時只想拿出我的拳頭往他臉毒打一頓。

「你喜歡就好‥‥」劉佳琳臉紅的笑著,明顯的藏不住她內心的喜悅,

精蟲男還是擺出那猥褻的笑容看著她的大腿。

「咳咳!!」我刻意引起他們的注意,示意他們趕快去吃貴族比較實在,

因為我實在沒興趣陪他們玩「你看我,我看妳」的遊戲。

「哈!我們快點去吃貴族吧,我朋友餓了。」劉佳琳笑笑的看著我,精蟲男

怒瞪我,好似我是電燈泡似的,哈,我就是來當電燈泡的。

接著我們走進貴族,服務生很有禮貌的帶我們上座,接著我點了便宜的牛排,

他們則是點碳烤羊小排,一客要八百四十元,真的很貴!!

「等等!我去個廁所喔~」精蟲男起身,走向櫃檯講了幾句話,然後就走進

往廁所的方向。

過了十幾二十分,我們的牛排吃完了,但是精蟲男還是沒回來。

「吳芳宜,妳覺得他會去哪了?」劉佳琳看著我,我冷冷回道:

「精‥‥他喔,大概剛剛是跟櫃檯小姐說要你付錢,結果就從後門溜走了。」

劉佳琳驚訝的看著我,隨後說道:「他不是這種人!!」

接下來我們就去櫃檯查,是的!精蟲男跟櫃檯小姐說有事先走,叫劉佳琳付錢。

聽到櫃檯小姐的描述,她的臉整個發白,等於要付兩客的錢,一千六百八十元。

結果我們各自的搭車走回家,果然男生還是不要輕易相信。

- - - - - - - - 

第八章:

今天是一學期僅僅三次的游泳課,大家都穿著學校的緊身游泳衣,

而我還待在更衣室,不敢出去。

因為我下面那一大包真的很明顯,唉~當有雞雞的女生就是那麼麻煩!!

「吳芳宜!妳快一點好不好?」負責教游泳的女老師敲著我的門,

我的心也在砰砰跳!!我到底該不該出去?







我用力的打開門,打算豁出去了。

女老師傻眼的看著我下面那一包,我緊張的閉上眼睛。

隨即老師拍拍我的頭,我緩慢的張開眼睛,老師正微笑的看著我,說:

「妳今天那個來沒用棉條對不對?沒關係,妳把衣服換回來休息一下。」

老師轉過來跟剩下的女同學講了幾句話,就自己帶隊走了。

我愣了幾秒鐘後,不斷回想著到底是誰要來?還有什麼棉條的,

老師在講什麼?這是種暗號嗎?

無所謂啦!反正不用去上游泳課就好了!!

我開心的把衣服換回來,坐在泳池旁打水花

女生紛紛的看向我,露出一種很哀愁的表情,大概是忌妒我不能游泳吧?

而游泳課很快就結束了,我哼著音樂回去教室。

突然兩個女生走過來,把手中的巧克力遞給我,隨後說:

「吃這個可以比較不痛,也可以讓心情好一點喔!」接著她們又走了。

我很納悶,說什麼比較不痛,我又沒有頭痛,心情也沒不好啊!

她們拿著個給我幹嘛真是的!!

後來那包巧克力一拿回家之後就立刻吃完,說實在還滿好吃的!!

今天度過了莫名其妙的一天。

- - - - - - - -

第九章(番外篇上):

「芳宜小親親~」我的耳朵傳來肉麻的叫聲,一轉頭看到那張熟悉到快吐的臉,

對!!你們好聰明,就是那個騷到不行的笨女人「劉佳琳」。

「芳宜,今天來我家!」我撇了她一眼,繼續算著補習班的數學作業,

隨後她塞了一張小紙條在我手上,笑咪咪的走了。

上面寫著她家的地址,電話跟手機,看來這次又非去不成了‥‥

- - - - - - - -

沒錯,我又來了!目前我的位置是在學校附近一棟破舊的小公寓,

剛剛跟劉佳林通過電話,也確認過地址,但是我還不敢相信這敗家女住這。

瞧她之前買衣服跟化妝品砸了多少錢下去,現在就落的只能夠住在這種破舊公寓,果然每件事都必須付出代價的!!

我按了已經生鏽的公寓電鈴,聽到劉佳琳那高分貝的笑聲,頭就一陣痛。

我來這何苦?我就是容易被人牽著鼻子走,這算是我的致命傷吧?

她租的公寓沒有電梯,還住在六樓,我爬了個半死,

就看到劉佳琳穿著比較正常的家居服,開心的在門口迎接我。

「趕快進來!!我正在等你一起看片子呢!」她拉著我的手進去一間勉強算是客廳的房間,電視上的畫面好像有那麼點奇怪‥‥我起了有雞雞的人都有的生理反應。

「哈哈!剛剛在租片看到片名很好奇,就租來看了~」她吐吐舌頭,拿出另外一片封面全部都是白色,上面沒有多餘的圖片,只有兩個字-「鬼片」。

「不會吧?妳要我陪妳看鬼片?」天殺的,鬼片那種東西是給人看的嗎?

我租片子對鬼片一向拒絕門外。

「是啊!感覺好詭異好刺激,一起看吧~」她把那片會讓我起生理反應的片子換成我一向最害怕的-「鬼片」,剛放進去的時候電視畫面一陣白,會不會是壞了?

我心裡著實高興了一下下,但是隨即畫面跑出一面人臉,劉佳琳尖叫,

接著我也昏倒了‥‥

- - - - - - - -

第九章(番外篇中):
旋轉

輾轉

翻轉

碰!!

我的頭劇烈的疼痛,感覺剛剛腦海穿插了許多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的事物,

我轉頭一看,不對啊!!我剛剛不是在劉佳琳房間?

這裡到底是哪?突然前面出現一位身穿白衣的清秀女子。

「妳們好,我是小幽。」白衣女子緩緩的說著,對著我們甜笑,臉頰上有著淺淺

的酒窩。

「妳是誰?」劉佳琳指著她,露出驚慌的表情。

「我不會害妳們,我只是想要跟妳們玩一個遊戲。」她淺淺的說道。

突然我腦海裡浮現出「奪魂鋸」裡的片段,不禁打了個冷顫。該不會是要我們以命為賭注玩遊戲吧?靠北!去劉佳琳家已經夠衰小了,現在還要被抓去送死!

我在心理罵起了髒話。

「我要妳們幫我送東西給我阿公家!!」小幽拿出了一瓶奇怪的藥罐,

我接過手,看到標籤上面寫著「瀉藥」這兩個字。

「我阿公身體一向不好,我在地府放不下心,只好請人幫我送藥囉!」小幽俏皮的吐吐舌頭,等等!!地‥‥地府?!

「那麼說,妳是鬼囉!!?」我驚訝的看著她,她點點頭。

「是阿,我早年病逝,而自小陪在我身邊的阿公一直很關心我‥‥」小幽的眼框泛著淚光,我不禁感到同情,我微笑的說:「要我幫妳傳遞什麼消息給阿公嗎?」

她搖搖頭,從口袋掏出一隻電話說:「不用呀!我跟阿公一直有用地府通訊在連絡,實在沒什麼話好說呢!只是阿公他跟我說最近好幾天沒大便,所以我才想要拿藥給他!」我臉上頓時冒出三條線,原來地府科技也那麼發達嗎?

「其實我們地府也有快遞,只不過我的冥紙快用完了,連電話費都快繳不出來了!方便的話請幫我跟阿公說一聲冥紙快用完了,請他多燒幾疊給我。」原來在地府也跟人間一樣那麼辛苦啊!

「對了!這跟玩遊戲有什麼關係?」劉佳琳疑惑的問道。

「哈哈!如果妳們沒完成任務的話我就只好把妳們抓來陰間陪我玩啦!」小幽陰陰一笑,笑的我掉滿地的雞皮疙瘩。

接著小幽告訴我們阿公家的住址,我們就突然醒來,跟做夢一樣,

但是手上多了一瓶瀉藥,看來這一切是真的了‥‥

- - - - - - - -

第九章(番外篇下):

我們依照著之前醒來跟瀉藥擺在手中的紙條上面所寫的住址,找到了一間破舊的公寓。

我們按著已經生鏽的電鈴,鐵門緩慢的打開,往裡頭端倪一下,

昏暗的燈光,還有詭異的氣氛。

「咿-砰!!」當我們進去公寓裡時,鐵門立刻關了起來。

「吳芳宜,我好怕!!」劉佳琳緊抓住我的衣服,害怕的躲在我的背後。

沒有電梯,我們走在樓梯上,看到滿地的垃圾,還有攀爬在牆壁上的蟑螂。

我們氣喘吁吁的走到四樓,看到門似乎開了一條縫隙,我戰戰兢兢的走了過去‥‥

門突然碰的一聲打開,奇怪的老人正挖著鼻孔看著我們。

「幹你娘 少年仔哩對兜來?」老人彈著鼻屎,對我們上下打量。

「阿伯,哩喜嘿陳阿峰喔?」我用半生不熟的台語,跟著這位老人交談。

「妳們是誰?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老人一語驚人,他竟然會講國語阿!!

而且咬字也很清楚,老人驚訝的挖著鼻屎,直到鼻孔出血,還是奮力的挖。

「阿伯,你‥‥流鼻血了!!」我指著他的鼻子,他不好意思的用袖子擦乾淨滿臉的血,不可思議的是鼻血一沾到他身上那件破舊的唐裝,就會被吸收進去!!

我跟劉佳琳看了倒是嘖嘖稱奇。

「是小幽嗎?」老人拿走我手上的瀉藥,自顧自的倒杯溫開水然後配著瀉藥

一起吃掉。

「八成是因為她電話費缺繳,所以才會請人傳‥‥阿啊!話~」老人抱著肚子,

立刻跑到廁所,用力的甩上門,接下來聽到的是「稀哩嘩啦」的聲音,

還有傳來陣陣的烙賽味。

「阿~哈哈~」從廁所聽到喜悅的歌聲,我跟劉佳琳頓時感到無言。

接下來我聽到沖馬桶的聲音,老人高興的走出來,輕鬆的說道:

「去跟小幽說我會燒幾疊冥紙給她,叫她省點用!」老人把我跟劉佳琳推到鐵門外,

陰陰的笑說:「下次再來玩啊!」

接下來門就「碰-」的一聲關了起來,我跟劉佳琳則感到不可思議的各自回家去。

到了晚上,我夢到了小幽跟我道謝,手上還拿著一隻3G的流行手機,

她說那是用他阿公燒的冥紙買的,還很高興的不斷跟我說謝謝,

能幫助人,不!是幫助鬼,我也很開心。

畢竟這對我來說是一個非常奇特的經驗‥‥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